数字化采购在我国企业电子商务市场中的渗透率

日前,商越科技数字化采购服务公司发布了升级后的智能采购平台R2.0泰山版,为大中型非生产企业采购全链路数字化解决方案。
公司成立于2018年底,面向大中型企业提供数字化采购解决方案,截至目前,公司已为10大行业的50多家大中型企业提供了数字化采购服务,累计从红杉资本、峰瑞资本等7家一线机构获得融资共计2亿元。
企业数字化采购的风口。
近来中美两国企业数字化采购服务市场持续升温,美国企业采购服务商Coupa在20个月内上涨超过10倍,仅今年股价就上涨超过100%,相应的市值也超过200亿美元。在国内,商越完成了二亿元的三轮融资,更多大中型企业开始数字化采购。
与以往相比,中国企业数字化进程更多地“关注营销等前端领域”,德勤中国合伙人刘俊龙表示,最近几年开始“更加关注供应链等后端场景”。国内决策者越来越重视内部增效带来的企业综合竞争力的提高。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B2B市场总量巨大,但整体渗透率不高。
根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的数据,近年来,数字化采购在我国企业电子商务市场中的渗透率虽然增长迅速,但总体只有2.88%。特别是对于大型采购客户,电商平台的比例更是不足2%。与美国公司50%以上的渗透率相比,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中欧工商学院教授陈威如表示,采购的频率非常高,在环节上要更加具体。所以,相对于工业互联网这样比较重的数字运营公司,“采购将是未来企业管理中数字化最早的模块”。
与此同时,采购所具有的外部属性使其在新的时代、更接近于云服务。
例如,商越的产品适用于SaaS、OP(本地部署)和混合部署三种模式,以适应中国特殊的市场条件。苗峰向亿欧表示,他原以为很多用户都会喜欢OP,但最终90%的客户都选择了SaaS,这在财务和HR领域都是难以想象的。
在SaaS被广泛接受的背后,也反映出企业客户对效率的更高追求。走路一定比坐飞机安全,但是现在每个人都必须选择坐飞机。
另外,考虑到中长期采购场景的敏感性,包括央企、国企在内的许多大企业,对采购潜在的寻租空间十分反感。购买数字化转型,可以帮助企业快速提升合规能力,从而避免在采购过程中出现行业丑闻和公司财务损失。
在中国500强中,53%的企业是国有企业,而追求合规和效率的大型企业将是市场需求的主要驱动力。
市场需求巨大,企业内部有清晰的业务场景和流程逻辑。购买数字平台具有严格的产品逻辑闭环,再配合中国制造业的制造和电商平台的成熟基础建设,行业正快速发展。
根据艾瑞咨询统计,2019年中国企业数字化采购市场规模达112.4亿元。2022年前,市场规模将突破200亿元,接近翻一番。
商越垂直战斗模式
苗峰表示,商越既不是SaaS平台也不是SaaS供应商。在他看来,商越现在是一个数字采购服务商,而未来是一个“智能技术公司”。
商业采购分为生产采购和非生产采购,商越切入的非生产采购是指与企业主营业务无关的辅助材料等,如办公用品、业务服务等。与其他企业服务领域相比,非生产资料采购在企业中的重要性相对较低,但内部处理的业务数量巨大,往往会消耗企业内部人力成本。
商越并不经手货物,只通过SaaS等部署方式,将大型电商平台、大型供应商和企业现有的采购供应商统一到内部非生产资料采购商城。这样,企业就能把申请、物流、对账、财务等流程和供应商系统做到一条龙,减少重复交易的环节。同时,采购商也从原来的采购团队,升级为企业内的大型采购商。透过秒级调节和一系列内部控制设置,商家可以让内部采购达到与日常网购相同的“C端体验”。
苗峰对亿欧说,创业公司中有很多是从事采购服务的,但是没有一家上市的大型企业上市,其核心原因是各个公司都在为分散的场景而疲于奔命——什么采购都做,没有明确的范围和定位。所以从创业之初,企业就“决定要做产品”,把重点放在自身产品能力建设上。"如果开始时我们无所事事,就不会等到第二年"。
即使在商越所选择的“非生产物资采购”中,商越也经历了从实物到全链、逐步过渡的过程。与目前R2.0版切入的服务类采购相比,苗峰表示,标准化的服务采购也将切入,在业务范围上不会一蹴而就。
对亿欧来说,创业公司的选择范围一定要狭窄。
在这方面,商越更是旗帜鲜明地放弃了中小企业市场,专注于头部企业的深耕——做“全国知名”的客户。
他告诉亿欧:“在企业服务领域,初创公司不适合做小公司。
根据苗峰的说法,与美国相比,中国企业SaaS基础普遍较弱。所以目前针对中小企业的SaaS市场护城河相对较低,而且巨头环顾四周,好不容易做个市场,可能会被大企业收购。
而且,“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存活率大约是两年。”短的寿命,往往意味着产品的续约率较低,因此,这类市场也确实更适合资金实力较强的大厂操作。
并且通过专注于头部用户的策略,商越依靠口碑传播,借助头部企业影响力迅速获取客源。当前商越整体团队规模已超过200人,而销售团队只有10人。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产品输出能力无疑是很强的。
数字转变的机会。
若把商越等新型采购工具与传统信息时代的CRM服务商相比,其最大的差距就是“数字化”。
在苗峰看来,数字化和信息化的核心逻辑的区别在于信息化是“以结果为导向”的,而数字化背后的逻辑是要“穿透一切需求”。就拿采购来说,信息化工具的背后仍然是采购部门主宰生产效率的工具,而新型数字化采购工具却要打通外部供应商和内部庞大需求方,做到“手脚并用”。
最近,零售老兵张文中也在某网络大会上表示,数字化转型其实就是要“形成全面透明,能跟踪一件事情,完成一个目标,完成一个目标”,“上行下效,一步到位”。简单化整合”。
苗峰认为,中国拥有世界领先的数字经济产业类型,完善的数字基础设施,将成为推动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强大动力。在中国企业信息化建设的数字化转型背景下,IT服务需求不断扩大,IT服务需求也不断多样化、本地化。
与此相比,中国本土厂商能够更灵活地理解和适应多样化的中国企业的需求,推动中国企业完成数字化转型。商越的第一行代码支持三种部署模式,而SAP、Oracle等海外主流公司则不支持。
购买的本质,仍然是链接。数字时代,数字采购自然具有无限的想象空间。
银杏谷资本合伙人郑雨林表示,数字化采购未来能够实现数字化、社会化的转变,通过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相结合,可以发展出更多增值服务潜力,也可以实现“跟金融结合”。
并且在需求数据的基础上进行精确预测,将采购从需求和供应链两个方面,进一步打通到需求和生产两个方面,可以进一步提高效率。
有一篇连线杂志的文章这样写道:“网络已经死了,因特网永远存在。”互联网的消亡颠覆了过去分散的竞争模式,并催生了中美两国数万亿美元的巨无霸。
而且公司数字化转型,并不比网络死亡要少些惊心动魄。也许未来还会出现新的重量级企业IT服务赛道。 

温馨提示:内容仅供信息传播,供参考.

来源:亿欧

     
上一篇  最好的信息化建设战略,是整合不同环节的系统供应商  
下一篇  2020年全民居住产业数字化转型加速年  
   

龙8娱乐场下载优乐国际u老虎机乐虎国际